INTERNATIONAL FUND FOR

CHINA’S ENVIRONMENT

项目介绍


【IFCE声音】中国开启“有色烟羽”治理时代 - 评点2017年中国雾霾治理

发行时间:2018-02-25

        2017年是中国雾霾治理进程中很关键的一年,不仅是“大气十条” 第一阶段 “三年行动”的收官之年,而且出台和实施一系列十分严厉的政策和措施,也取得明显的成效,主要监测的城市空气质量明显好转,尤其是北京。但这些政策是否合理,能否持续,仍然需要讨论。

 

其中,2017年的主要雾霾治理措施包括: 

1) 继续推进烟煤电厂的超低排放 

2)加大非电行业的治理力度

3)取缔“散乱污” 

4)开始“有色烟羽”治理, 

5)对京津冀地区开展“大气攻坚”行动, 包括部分企业停工停产,主要排污企业 “错峰生产” 

6)大幅度实行“煤改气” 

7) “环保督察”全面铺开,问责更为严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燃煤电厂实施超低排放是近年来大气污染治理的主要手段之一,有效的减少了大量燃煤烟气的污染。目前超低排放正往非电行业推进,非电行业成为污染治理重点,非电行业排放标准低,监管不严得到改变。“散乱污” 主要是一些中小企业,没有污染控制设施和措施,偷排乱排,在严厉的措施下,基本被取缔,但由于政策 “一刀切”,部分有一定效益,可能升级改造的企业,也被关停,造成一些损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环保督察” 是一项很有成效的措施,地方上的环保问题涉及经济利益和政企关系,一些污染问题,特别是央企,国企和大型企业,老百姓反映多年,地方环保系统无能为力,得不到解决,“环保督察”后,实施问责,许多污染积案,得到处理,值得点赞!如连云港化工园区环境基础设施建设长期滞后,园区企业违法排污现象突出,群众反映到督察组后,江苏省进行了处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煤改气”是年底前的头条,抱怨最多,最后环保部发特急函叫停,环保部长也亲自下社区送暖。 散煤燃烧是北方冬季的主要大气污染源,治理散煤,这没有什么争议,煤改气的方向也是对的,但操之过急,政策剑走偏锋,造成失误,这方面原因分析有很多,但目前整个社会急功近利,官员唯上不唯下,对不同意见和观点进行打压,这种失误,不可避免。但愿相关部门吃一堑,长一智,别总是搞成纸上出成绩,下面出乱子。中国的天然气不足,短期内大面积推煤改气明显不现实。   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色烟羽”是争议湿法脱硫问题弄出来的新名词,湿法脱硫本身没有什么问题,只是当年大上脱硫时,也是急功近利,又为了省钱,把 GGH (升温器)省掉了,结果硫是脱了,把雾霾给弄出来了。但环保系统的官员和专家为了面子,不敢承认,指着电厂冒出含有天量硫酸盐的白烟气说是水蒸汽,对着哈尔滨工业大学实验室测出的数据(脱硫后超细颗粒物的数量是脱硫前的400 倍!)和周勇研究员的大数据确认“湿法脱硫”是 2013年雾霾爆发的唯一原因,公然说 “没有数据”。 不过这些官员和专家的公信力已经丧失, 浙江,上海,天津相继推出地方环保条例,治理湿法脱硫带来的 “有色烟羽”, 一些污染严重的城市,像唐山,邯郸等地,在重污染天气时,也是先把湿法脱硫的企业关掉。 钢铁冶炼行业协会也开始推出 “有色烟羽” 治理方案和技术。 2017年是中国开始 “有色烟羽”治理的元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中国的大气治理重点一直是降低传统污染物,即二氧化硫, 氮氧化物和颗粒物,这些的确对大气污染有直接影响,也是雾霾的前置体,但雾霾的形成更多的是这些污染物在空中的化合演变而成,即所谓“二次颗粒物”,而进行化合演变最重要的条件就是湿度和湿气,所以治理雾霾,不但要大幅减少污染前置体,而且要降低湿度。 前不久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铁学熙团队研究指出,大气中的水汽分子对中国东部严重的霾污染起到了放大器的作用,造成了霾污染的爆发性增长,网友点评说这中学生都知道的事,还需要科学家来证明,实在荒唐!湿法脱硫的过程就是污染物在石灰水中化合的过程, 大量的污染物在脱硫塔里经过化学转换变成超细盐体, 随着湿烟气排出,直接就是雾霾,所以,目前雾霾治理的重点就是湿法脱硫出来的“有色烟羽”。 治理 “有色烟羽”也标志着中国大气治理从“治污阶段“ 升级到了 ”治霾阶段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经过一年的争论,浙江,上海,天津已经颁布地方条例治理 “有色烟羽”,一些城市也开始采取行动, 但主管全国雾霾治理的环保部还持否认态度,还停留在“攻坚行动“,采取强硬的关停措施, 北方大部分室外工程项目冬季都停了,相当多的企业“错峰生产”,重污染时段,一些达标企业也被迫关停,生产中断,使经济蒙受很大损失,被关停工厂的工人家庭生活也受到影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治理 “有色烟羽“ 也需要成本,但比大范围停工停产的成本要低得多,对雾霾治理的效果也更直接。2017年的大气“攻坚行动“只能理解为短期措施,不可反复使用。 如果这种 “攻坚行动“ 还继续下去,中国的经济可能会伤到筋骨。 所以在“大气十条” 第一阶段 “三年行动“ 结束的时候,环保部门应该好好总结经验和教训。美国环保的基本原则是用最低的经济成本,达到最佳的环保效果,环保标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而逐渐提高的,而不是一阙而就,随意拔高。雾霾治理要直接针对主要问题,首先要对与雾霾直接相关的湿度建立标准,重点地区“特别限定值”和 “超低排放”标准里不能没有湿度标准。这样使治理 “有色烟羽” 有据可依,有量化的标准可监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大面积长时间雾霾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很少遇到的,给中国的经济造成巨大损失和老百姓的健康带来伤害,期待中国环保部拿出勇气,全面领导 “有色烟羽”治理,使中国早日摆脱雾霾的困扰,达到经济环境双赢。

 

(何 平,美国威斯康星-麦迪逊大学博士, 国际中国环境基金会会长, 全国政协海外特邀代表)

 





©2017 The International Fund for China’s Enviro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.

2421 Pennsylvania Ave.NW Washington,DC 20037-1718 USA

TeL 202-822-2141 Email: ifce.adm@gmail.com